划船不用桨,做最浪的艺术家

摘要: “生命中有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不能构成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譬如年轻时候

12-16 04:24 首页 良仓


 一个平凡而普通的人 

 时时都会感到被生活的波涛巨浪所淹没

 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追风暴的人站得很远,追云的人时间很慢,唯有追海浪的人耐心又果敢。


▲ Ray Collins&Armand Dijcks


有很多专为海浪拍摄肖像照的摄影师,来自澳洲的 Ray Collins 就是其中一位。他极力捕捉海洋卷起的那一角「皱褶」,它们飞跃而起,又被重力狠狠拉下,拍回海平面的那一瞬间。自古以来的潮起潮落,都是地球与月亮、太阳的亿万万万次博弈。







对于另一位海浪肖像摄影师 Alessandro Puccinelli,人们知道他往往是通过「孤独的房车」系列:


▲ 2011 年时 Puccinelli 买了一辆二手房车,随后开始了流浪旅行,并给自己独行的车拍下照片


但在他的绝大多数摄影系列中,主角都是海浪,优美的,肆虐的,颗粒分明的。为了捕捉稍纵即逝的海浪,他爬上山崖和灯塔,整天匍匐在刺人的石上。七八年来从未倦怠,也没有改变兴趣的初衷。



In between





Intersections





Chaosmos





就像是写在基因里的,人类总对浪花滔天的场景发自内心的恐惧,但又忍不住猎奇的好奇心,躲在门窗后窥视。



The fury of the ocean seems to take a breath before inexorably and inevitably starting again with the next wave.



画在纸上的海浪,则要显得温柔得多。



Vanessa Mae 不仅是海浪画师,还只在超大幅的画板上作画,把那些浪花漂亮的蓝色渐变,描绘得条条分明。


这种沉浸式的工作,对 Mae 来说是种超然体验,她以「本能」和「不加限制」的方式,纯粹依靠自己绘画的本能在作画:「I indulge in the painting and drawing process in an instinctive and limitless manner trusting the skills that I have developed to produce original works of art.」





超现实主义画家 Joel Rea,不甘于描绘平凡的波涛,而给其中添置了更多奇幻故事。


只是简单地把两种事物叠加,便产生了让人愣神的效果——老虎,在海里?




(这个世界上,会不会压根没有一只野生的老虎看见过海?)


Joel 从未解释过,为什么会把老虎画在大海翻腾的巨浪中游泳,超现实主义画家从来不做任何解释。只是淡淡地给画作起名叫「SOLO」。


放任突兀的老虎在惊天骇浪中挣扎求生。





他还会把自己画进作品里,唔,扮演一位焦灼的上班族?


同一脸懵逼的老虎一起面对海浪。




当海浪失去所有形体,只剩下模糊的光影,海与天交融在一起,就是迷人的渐变色。


画家 Samantha Keely Smith 的作品摄人心魂,就是希望展现出这种「灵魂式的风景」(Internal Landscapes)。





在一次采访中,画家说:


「我的画描绘的不是一处真正存在的风景,甚至不是来自于实地实景的灵感。它们是情感与心灵的地方,内部景观。海洋的潮汐与力量感从内核上吸引我,我在跟观看者描述的东西,是永恒。」





人们总是想试图捕捉一些永恒的东西。


生命的存在呀,在与地球共呼吸的海洋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


前文介绍的摄影师 Puccinelli 在解释大海对自己的致命吸引力中,也淡淡地说起:


海的存在,对我平凡而庸碌的生活来说,是一种最好的平衡元素。可以帮助我达到并保持内心的平静。



As a human being, I too easily, lose.




[ 感谢今日作者 ]

MorningRocks

ID_morningrocks









首页 - 良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