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你心里没有点B数吗”始终没火?

摘要: 考证下这热词

12-11 02:28 首页 今天道


干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薛之谦被李雨桐锤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吃瓜群众在薛之谦的微博下刷着这条回复。这是这句热词最大规模的一次出境。


和以往“厉害了我的哥”“我可能XX了假X”这些出自电竞圈并迅速蔓延开的流行语不同,“心里没点B数”的出处来自直播喊麦,有很大可能性是快手——这句话本身就具备东北语言习惯。同样出身的还有“扎心了,老铁”,“双击666”,是东北轻工业喊麦的核心副产品。


这句话走红出处考证很多,但无定论,盖这句话半身也不算独创。倒是微博一个段子读来有些趣味:唐太宗有一次打算大兴土木兴建避暑行宫。魏征进谏坚决反对,唐太宗问缘由。魏征道:“京城外已经有那么多行宫,难道您心里就没点避暑吗?



从语义本身分析,“心里没点B数”的运用场景还是比较广泛的:这是一种对当事人直接的反诘,直指其虚伪、拎不清或耍滑头、打太极、玩公关,尤其是配合“戏精”等使用,效果尤好。同时,语气上的不留情面发泄往往能够激发旁人的痛快感,具备情绪冲击力。相比之下,只有谐音梗的“蓝瘦香菇”因为过于自怜自伤使用场景有限,被短暂使用就迅速厌弃。


但是,“心里没点B数”在传播和流行过程中,因为需要突破性的禁忌,遭到了很大的阻碍。即使很多网络用户觉得词义不错,语言洁癖在很大程度也打消了他们言说冲动。在很多官方用语和媒体报章中,它变异了:点开百度新闻,真正以“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为标题的新闻只有短短13条,而且大多借助网友的口说出——一个对比是,以“厉害了我的哥”标题新闻则收录了35万条。显然,这是一种刻意的规避与嫌弃。就连无所不包的百度百科,也没有为它建词条:



其实,带脏字且最终流行起来甚至被官方认可的热词也不乏有之,比如周杰伦带起来的“屌不屌”,代表一个特殊群体自嘲并写入官方文件的“屌丝”,还有作为一种特殊人设存在“逗逼”,已经彻底脱敏成为感叹用语的“卧槽”。这些词在反复使用过程中最终脱敏,失去了用户对性的联想。


不过很显然,“心里没点B数”并没有完成脱敏,最大的原因也是它的最大缺陷:这句话的脏字“B”是完全可以省略而维持意义不变的!比如性阉割成为“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成为这种软绵绵的质问,尽管韵味有失,却依然蹭上了热词效应。当一个词无法在传播中保持其完整性,效果往往就大打折扣。相比之下,“屌丝”这类流行语的脏词都是语群中的核心词,具有不可替代性,只能在大规模使用中最终脱敏,实现流行。

“心里没点B数”小范围有限度地走红,也是互联网流量变迁的反映:在直播、短视频、快手未火之前,流行语的发源地是传统社区如天涯(齐B小短裙)、豆瓣(闰土)和贴吧(贾君鹏、一言不合就xx),没个词背后都是一些可考的典故趣闻。随后的发源地是微博,这里兴起的热词,大多贴紧娱乐大事件,如周一见、且行且珍惜、我们,以及最近薛李贡献的求锤得锤。


“心里没点B数”热在直播圈、游戏圈。这里的喊麦、公麦、对战喊话造词效应已经不可低估。这个圈子具备非常强的使用场景,依赖完全的口语进行交流,具备发生一夜之间爆红某个口头语的可能。这些词简单、粗暴、无理由,方言化、略粗鄙、脱胎场景,语惊四座,无处可考——词汇走红路线,大致如此。



总之,“心里没点B数”勉强走红,突然却又尴尬。相信它也将很快会消失在人们的口头语中,成为老掉牙的语言梗,甚至跌入低俗行列被语言洁癖者批判。每个词汇都有它自己的命数,与外力无关。



对此,我心里还真有一点B数。


首页 - 今天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