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站在领奖台【记玉龙雪山越野赛】

摘要: 愿你继续做个冷漠的人,但依然会为喜欢的一切全力以赴

12-11 03:16 首页 白宇

想飙到那山巅的最高最辽阔

想看看天高地厚的大美无言

想体验一次次精疲力尽之时内心的澎湃和涌动


横断云岭山脉,50km,4000爬升,作为中国超级山巡回赛第一站,玉龙雪山越野赛非常低调,尤其是相较于主办方另一个招牌赛事宁海越野来说。


我本来对丽江和玉龙雪山都无感,只因为早早报名了5月20号的梅里100极限耐力赛,想着既然都要千里迢迢从北京飞往云南,干脆尝试下一周双赛吧~(事后证明:论赛事本身,玉龙比梅里好太多)


比赛的感受出乎意料,三个没想到:

1.没想到玉龙雪山的赛道这么美!从云海跑到了冰川,从落叶阔叶林跑到了寒温灌丛和高山草甸。

2.没想到玉龙大峡谷侧峰的一段垂直登山这么虐!高海拔爬升一直是我喜欢并擅长的,可这次4km爬升1000m的陡坡似乎在挑衅:“ML不够爽是吧那咱试试SM”

3.没想到人生第一次站在了领奖台上!可是我不仅没有化妆,还缺了两颗牙!


拉市海的起点,无风,体感温度微冷,当雄壮的音乐响起时,像是古老的号角震彻黑夜,选手们的头灯纷纷点燃,血性的气氛便蔓延开了,征途漫漫,唯有勇往直前。我跟汗斯说,尽量跟着我跑,紧接着,枪响之后我们就一头扎进黑暗的山林里。


我的头灯并不是特别亮,黎明前山里的雾气太浓,能见度几乎只有脚下前方三两米,道路狭窄崎岖,我也害怕扭伤不敢跑快,任由前边两三人超了过去,同时一再提醒自己:就当是梅里比赛的赛前拉练,不用太拼,安全完赛最重要!


从树林钻出,跑了一段草甸顺便蹭干净鞋底黏着的泥泞的燥红土,然后再次进入树林,此时我已经不见汗斯踪影。同行的连我在内一共4个跑友:刘谦一眼就认出我:“你是在四姑娘山大峰顶叫嚣着‘我再也不跑步了!’的那哥们儿对吧?我当时在你后边一个登顶”;杨晓华是国家马拉松一级运动员,我总觉得很眼熟在哪里见过他;河南跑友Eric身高腿长,大多数时候跑在最前边带速度。


当我们再次从树林中钻出时,黎明到来,北边的玉龙雪山指引着前进的方向,身前身后的云海太美丽,那些山像极了是海中的岛屿,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置身云端,沐浴着露水,山岚和第一缕晨光。


一直到文海,我们四人都是结伴而行,一路聊天,此前一直领先的王熙珺也出现在我们目光可及的视线中。

过了文海开始攀登相对陡峭的高山植物园,我啃了两根香蕉,就开始按照自己的呼吸节奏爬升,并没有刻意加速,可不知不觉就超过了所有人,到达最高点的山脊时回望来时的茶园草甸,已经看不到其他选手。紧接着一路下坡,体力还很充沛,即便是在山坳处的乱石中依然可以轻巧跳跃,更别说山腰土路上的健步如飞了!

直到,第一次崴脚,我才被疼痛惊醒——不能得意忘形,比赛才刚刚一半呢。


到了玉龙水库,我一边吃西瓜一边问工作人员:

“前边过去几个人了?”

“没有,你是第一个。”

“what!!!”

当时我的表情是这样的


不对啊,我记得前边应该至少还有一个选手,但听到工作人员用对讲机喊话“50km组男子第一名已经到达玉龙水库”时,我才感叹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想着以赛代练却不经意间跑到了最前边。


接下来我的心态有点不淡定,到玉柱擎天一段的下山依旧跑得飞快,满脑子都想着——人生的第一个冠军就此诞生?然后,第二次崴脚,疼得龇牙咧嘴,心里特别矛盾,跑快了怕严重受伤,跑慢了怕被人追上,好像被追上就会被嘿嘿嘿似的- -


到达高山草甸蚂蝗坝时已经跑近35km,海拔爬升近3000,这时候我还是第一,但考验才刚刚开始。赛前说明会上主办方也特意强调从蚂蝗坝到玉龙大峡谷侧峰这段爬升才是最虐的,我抬头仰望一下,玉龙雪山的天堑如同巴别塔一般矗立在前方,稍微高一点的地方都在云雾里,这种感觉让我想到2015年骑行川藏公路时面对觉巴山垭口。

图中的高度大约是接下来爬升的1/10


一步一步往上爬,到流沙坡时已经追上了一些21km组的参赛选手,接下来的流石滩草甸却让我有种前路漫漫无止境的煎熬感,刀片一般的冰川砾石嵌在苔藓雪泥中,特别难下脚,海拔过了4000也让呼吸开始有点喘。

云雾散开之时,玉龙雪山蓝天下的温带海洋性冰川固然辽阔而美丽,但前方很远很高的山脊上退缩成一个个像素点的21km选手让我从视觉上就感觉特别绝望和无力,双腿也变得愈发沉重。


相较于四姑娘山大峰的爬升,这一段更陡,配速降到了30min/km,是我参加过所有的越野比赛里最慢的配速,尽管如此,这依旧是此次比赛所有选手中爬升第二快的配速。

距离最高点还有最后1km时,我回头望了一下,一个身影正在快速超过周边那些21km的参赛选手,那一瞬间我就判断他的速度非我能及,被他赶超是迟早的事。稍微失落了一下之后迅速调整心态——亚军对我来说一样是惊喜。


这个哥们儿就是据说月跑量900km的罗灿华,在CP2和CP3之间因为迷路而白跑了很长一段,才让我侥幸超过。他在最高点折返之前追上我,拍拍我肩膀说加油,我一边喘气一边让他先走,他倒是还蛮友好,陪我一起爬了一段再独自上前。


最后我四肢并用艰难抵达TP点时,他刚好准备下撤,那才真正叫健步如飞绝尘而去!而我此时已经腿软,再加上对于习惯性崴脚的担忧,下撤时异常谨慎,速度偏慢,尤其是苔原那一段第三次崴脚,坐在地上疼了三分钟才起身。


返回蚂蝗坝,最后还有8.5km,几乎全下坡,最后到达终点时是9小时6分钟。第三名王熙珺在我后边4分钟也冲过了终点并与我拥抱,他搭着我肩膀跟我说:“你可惜了,本来是第一名的。”我倒很坦然:“罗灿华实力太强,我自认远远不及。”其实王熙珺刚刚在柴古唐斯100km取得了相当好的成绩,耐力很好,如果今天的赛道再多出5km的话,他肯定能追上我。

右一:我    右二:罗灿华    右三:王熙珺


赛后特别轻松,晒着太阳,喝着Beer Lao和福佳,吃着烤玉米,羊排和鸡翅,赛事组织方安排的餐饮实在太奢侈。颁奖仪式虽然很简单,但人生第一次站在领奖台上那种感觉也是特别奇妙,没有想象中的热血翻涌,只是单纯地很轻松很开心:)

心里头默默对自己说:愿你继续做个冷漠的人,但依然会为喜欢的一切全力以赴:)


感谢林子在终点前迎接我为我加油,也感谢小叶子和BB兄为我拍照,最后还是想感谢特别特别棒的赛事主办方:

1.路标清晰,补给点打卡点分布合理

2.赛道设计合理且有趣,大部分是土路山路

3.工作人员都非常热情且尽职尽责

4.赛事摄影水准很高

5.奖牌设计精致漂亮,奖杯也很别具一格,是茶马古道的驼铃




首页 - 白宇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