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里的安全感

摘要: 于是他,以及我们所有人,在等待故事的过程中浪费着生命,又在等待结局的心情里浪费了故事。

12-13 17:31 fl 首页 睡谷百合



一直觉得,天还不够阴,心情也正模糊,所以再三推迟着写这篇文章的日子。

是的,满满一池事情,然而没有心情。只摆荡,只摇曳,缺乏一个足够强大的力量给它个方向。

 

现在好了,心情来了,很优美。正皎皎,正痛在深的最无言处。

寂寞,寂寞不因为没人懂,而因为不想懂。我所有的最美丽的比喻,最为才华横溢的想象力,都奉献给这个纵横古今的命题了。固执得骇人,却又善变得可怕。

我说过寂寞似午后的钢琴曲,最末那几个零落音符。凭栏雨。

我说过寂寞似暗夜的脚步声,一直远去,一直响,从现实走到了梦境。西窗灯。

而今却觉得寂寞更像一道造型优雅的疮疤,开放在身体的最私密处;虽则四下无人自己也常常怨恋着把玩,他人碰到可就觉出了痛楚。如此不可多得的痛楚。

而我,我知道自己应该小口地啜饮。

写字的心要是宁静的,才可以去扮演各种真实或者假想的角色。才可以让人哭,让人笑,而不至于损伤了自己。我告诉自己要宁静,可是现在竟没有那个力气。

于是这篇文章将会很难看,因为放进了太多我自己。

 

语言这东西,我不能说不了解它的神奇。可是依然日复一日继续着伤到,被它那无所不在的趾高气昂的微笑。

这东西有征服一切的力量,皆源于它内在的无良。其实,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是骗不来的:让我们侧耳倾听的这首曲子,让我们潸然泪下的这副画面,一盘好吃的菜,几个散在的微笑。可是我们偏偏无心去听,去看,去体验真相也体验身处其中的那个自己;我们偏就更愿意相信语言。只有语言,只有语言,那么情真意切地骗着,那么欢天喜地地接受。

是啊,真奇怪,我竟然开始恨起我这形影不离的侣伴了。它曾经给我穿上漂亮的衣裳,它在我眼睛里点亮阳光。我们有过怎样欢乐的时辰,心跳声音甚至犹在耳畔;可是我竟如此厌弃了它,短短的一夜之间。

请,给一个哭泣的音调。

请,给一个忏悔的祷告。

给一个思念的颜色给一个忧伤的味道,给一个剥夺了语言的空间——让我,在有生之年,演一次我自己。

 

听不出假话的人,想必他从来也听不懂真话;那么人类生出语言来要做什么用,本来想做什么用。没有眼睛的人有没有梦,没有来过的人知不知疼痛?没有语言的世界和思想大约并不能用语言去构想。

可我还是常常会去想:如果只有很少的人会说话,他们会不会,出于惴惴的尊敬和珍惜,相对比较少地欺骗?如果只有很少的头脑去思想,他们会不会,少编纂一些堂皇的道理而多给我们一点存在的安全感?如果每一种情绪和感官的体验,由于没有了语言,再不需要被差别或者归类,它们是不是更真实地游弋于记忆?如果看到了就欢喜,转身了就忘记,什么也不能被保留同时什么也不会被篡改,人生会不会比现在更自在?

自在。我来了你去了,我停了你走了,我笑着看那一切我说不出来的,我的时光我的命,时光的湖恰似一面明镜,澄着我盈盈的自在。

自,在。兀自地存在,嚣张着欢喜。

 

有人长大了,他们就睡了。

有人一直是孩子,终于就飞了。

那些比我高大的,笑着把我原谅了。那些被我超越的,哭着被我原谅了。我以为爱是须臾即逝的恨将要漫天飞扬的,可是居然都静静渗漏过去了。

只有居留停逗于我们眼前的,才是那些真正可以为我们所认识的。

当然,其实只是自以为认识。

 

他说你跟我走,我说我们无处可去。

他说我陪你等,我说我们无事可做。

他说你不识好歹,我说对不起,我只是不认识你。

 

他以为,我们都曾在生命的某个阶段以为,是人生就能写成故事,是故事就总该有个结局。

于是他,以及我们所有人,在等待故事的过程中浪费着生命,又在等待结局的心情里浪费了故事。

在某个转角遇到,牵起了手,走过不长不短的青春。大部分时候迎着阳光,偶尔穿过几片雨云。草地上开着黄色的小花朵,树丛间鸟儿在唱歌。我追,你跑,我笑,你闹。很勇敢,勇敢得就像明天还有很多;很坚定,坚定得就像明天只剩一个。走到了结尾我们就抱一抱,傻傻地在眼泪里笑。

也想。也美好。我何尝不知道。却不能够因为谋求今天的心安而肆意涂抹昨天的样子。

 

那些我自己都想不起了的我自己,不知谁还抱着。恨着。

那个我自己也找不着了的我自己,不知又走到了哪里。是不是停过。

爱过总是好的,至少好过从没遇过。睁开眼睛看看这世界也是好的,至少好过从没来过。并非每个人都像我这么想这是值得悲伤的,但也还是好过所有人都不这么想。

 

昨夜睡梦,惊闻我家老猫在床头絮语。我太累了,没有力气。竟然再不愿望着听懂。



首页 - 睡谷百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