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建光:与“人”在一起

摘要: 从优势视角来说,从过着像蝼蚁一般失败人生的人身上能看出什么优势呢?而社工看到的不是蝼蚁,而是一个人。

12-11 11:12 首页 社工观察

文/浙江工商大学 姜建光


一、社工与他人


我是社工今年的毕业生,大四实习和现在面试的过程中的感受让我痛苦不堪。等待面试的时候,翻着该机构的杂志,看到什么什么社区里的什么老人项目、青少年项目等等,我苦笑:“难道社工也就维持这个样子了吗?搞搞活动,然后人群散去吗?活动中的人就当作木乃伊,照几张照片,拿出宣传就好了吗?”继续看着杂志,写着谁谁获得什么督导称号、获得什么先进社工、最美社工奖、出席什么大会,我又苦笑:“你们拿到这些奖项,就满足啦?”(有人可能会说我目光短浅,只能看到这些,但却是我的真实感受)


在面试的机构里,周围的居民走过,我在想:“他们认识这个机构吗?我并没有看到他们眼中光亮的目光。”走在大街上,迎面的人群像流水一样走过,我是社工,那么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又或者说,社工是个什么东西,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呢?在地铁上,我看到他们低着头看手机,在他们的生活中也不需要谈论跟社工有关的话题,只要这个世界维持不变,他们模糊的印象里记得社工是搞活动的就好了。


我痛苦不堪,我怕我无法做社工了,就算坚持做个两三年,我的动力、精力、追求恐怕被耗尽了。在这个惨淡的局面下,还剩下什么呢?这时,“与人在一起”的想法闪过我的脑海,对了,在我脑海中社工的景象往往是帮助他人的,我心中一直保持这个景象不变,却没注意到更基本的是与人在一起。


二、与谁在一起呢?


与谁在一起呢?我们看到人的时候,各种标签飞过,如漂亮、丑陋、懒惰、自私、成功、有道德的、冷血、无规矩的人、勤奋等等。我至今无法明白为何那些犯罪者为何要犯罪呢?我该不该承认这些犯罪者是人性的一种形态,还是认为他们非人呢?对于有些人也是如此的,看到另一种人,想着:“他们怎么这么不上进,说了一堆解释理由,不就是给自己的懒惰找借口吗?跟废物、垃圾有什么区别?”


踏上社工这条路,就要跟许多人接触,其实社工跟其他人也一样,有着各种刻板印象、短浅目光,我有时候看到着装普通、相貌普通的女人,无意识中会闪过一个念头:“这个人可能没什么知识、没什么事业能力。(虽然我从未耻笑过女同胞)”但其实这种念头不正确,后来就发现对方是什么什么部长、理事长之类。每个人心中看其他人有许多标签、刻板印象。


问题来了,社工应该跟成功者为伍,排斥失败者吗?社工应该跟品德高尚者为伍,排斥低劣者吗?与善良的人为伍,排斥犯罪者吗?有人说,社工是关注弱势人群的,而不是强调成功和失败、善良与邪恶,只要对方是弱势人群,社工就该关注。可是,我们作为社工的心可不一定说真话。当我们重复地和服务对象接触,我们会感到厌烦,会觉得:“怎么你这个人这么失败,遇到各种各样棘手的问题?怎么你这个人这么愚蠢、迟钝,要我一遍遍地跟你说?怎么你这个人不小小改变一下,亏我这么费尽心思帮你?”有人会说,这样的社工是不能当社工的,事实上,那种经年累月、努力帮助人的社工是会产生厌烦的,这个时候,我们就暴露本性了,尽数把弱势群体的“弱”拿出来挑刺。

每天我们看见许多人,许多的标签飞过,如无知识的、有能力的、漂亮的、成熟的、没规矩的、没品德的等。可优势视角却叫我们从这些无知识、无能力、没规矩、没品德的人身上看到他们的优势,按优势视角的说法,等于弱势群体也有优势,说的夸张点,其实不存在弱势群体,“弱势群体”也是一种标签。突然间我懵了,不存在弱势群体,那我们到底在帮谁啊?我们眼中看到的无知识、无能力、无品德,我们到底看得到是什么啊?这就需要我们去了解某些人的经历、生活了,不去了解的话,我们就停留在标签上。


与谁在一起呢?这个答案可丰富啦,比如说成功者、失败者、高尚者、低劣者、善良的人、犯罪的人,我们都可以与他们在一起,至于说,我们该不该把某套成功的正面的价值观、生活道路强加于某一些人,这个值得商榷了,如何调整方式、调整观念,就靠社工去探索了。这样一来,社工就可以与好多人在一起啦,坏人、好人、高大者、卑微者等等,与如此丰富的人性在一起。


在社工的眼中,如何评价成功者的人生与失败者的人生呢?在社工的眼中,成功者在某个方面成功了,失败者在某个方面失败了,失败者在某个时间段失败了,而失败的婚姻、失败的生活、失败的奋斗都会成为走向未来的智慧。因此,社工着眼于惨淡的现实,却依旧看到光亮的人、光亮的未来。成功者说:“啥,我财富、地位的巨大成功,被你说成是只是某一方面的成功啦?”是的,正如,失败者的失败不是全部的失败。从优势视角来说,从过着像蝼蚁一般失败人生的人身上能看出什么优势呢?而社工看到的不是蝼蚁,而是一个人。



首页 - 社工观察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