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笼寒水月仲秋,夜泊秦淮状元楼

摘要: 烟笼寒水月仲秋,夜泊秦淮状元楼 不知什么时候,已淡于写出风花雪月的文字。大约职业关系吧,多少年只能有条有理地

12-11 03:49 首页 老怪中国

烟笼寒水月仲秋,夜泊秦淮状元楼

 

不知什么时候,已淡于写出风花雪月的文字。大约职业关系吧,多少年只能有条有理地八股着,而不能形散神不散,渐渐地觉着很是无趣,有辱曾经风流大才子的盛名。再提笔想写着什么的时候,竟然一脸茫然。原来,少年的那点心事,只是属于少年。


为赋新词强说愁,却道天凉好个秋。国庆节日的下午,我决定自驾去南京。其实,在去南京之前,并没有太多的高大上的想法,更不是所谓的心怀家国天下的情怀,只是因为节日较长无处可去,路远时间不足,路近基本没什么可玩,还是南京距离合肥算是不近也不远,适合自驾而已。但是,当我出发后,仔细一思量,发现这回又对了,来南京竟然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因为,今年的国庆,或会与以往不同,68岁的光景,正是少年中国脱去稚气走向青壮年的时候。没能现场感受到天安门广场国旗升起那一刻的激动,仍可在祖国的山山水水中体会时代进步的脉络。南京,六朝古都的喧嚣声依稀还在,一日被屠城的历史痛楚尚存。此刻,她以何样面貌去面对新中国的生日庆礼,又以何等的心情去拥有和平发展的新生?


有趣的是,看多了很多信息图片中狂发的“堵”,竟然在我的一条线上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堵。此前,两次去滁州都堵过。原来,国庆中秋的堵,会有很多堵,但更多的堵都只是堵在朋友圈,进而堵在人们的心里。堵心,确实是很可怕的一件事。过家家、做工作、搞投资,往往都免不了被堵心,多少人跨不过这条坎。有句话说,跨不过去,它是坎;跨过去了,它就是门。


曾经我来过一次南京,大抵已有十数年的光景了,那时还是一个青涩少年,乘着拿上年度优秀员工的东风拿到了旅游的名额。但对南京并没有多少的印象。这次再来南京才是第二次,为了给孩子一个励志的记忆,将导航导到了状元楼大酒店,查看地图时,原来这里也是景点交炽的地方,夫子庙就在咫尺,秦淮河傍在路边。




安顿好行李走出酒店,此时天已微黑,秋风徐来,轻拂脸面。大约昨天也如合肥下了雨,空气洗涤得很清新,间或有桂香的味道,天气是晴朗的,正是一年好时节,黄肥绿瘦仲秋时。状元楼西侧,就是夫子庙步行街的入口,汇入人流中,顿时感觉有种身不由已往前推的感觉。原来,这时我切实地感受到那句话的正确,当风口来的时候,你不用飞,别人在帮你飞。


这是一条条石铺路、青砖粉墙的长街。小卖部早已喊开着了,好像这里售卖的都是小玩意,有两类,一类是穿的,如丝绸、古装、结,另一类则是吃的,感觉更多的都是鸭血粉丝、烤鱿鱼之类,当然,也有一些玩的,像那边巷子里隐约有一桌麻将,这边竟然还有个叫德云社的,黑板上列着节假上演的相声节目,我在找有没有叫郭德纲的,可惜没有找着,就和孩子弄了两串鱼,一拿鸡排,没相地狂吃,发觉还真香,怪不得排了一刻钟的队才买到。



夫子庙并不远,大抵是千米的路程。但是,我更钟情于夫子庙前的秦淮河。但为了让孩子感受到那些“子曰”,让他多背几句论语,还是花30块钱一张门票先进了夫子庙,用一颗虔诚的心,进去感受和瞻仰着文圣人的威严与慈祥。始终不明白,为何将夫子庙建在秦淮河边,于是我细细地想,大约有水的地方,才会有灵气,孕育和影响着千秋万代中华文化的孔夫子,应该不愿意在山东,而更愿意到江南水乡,借得秦淮烟水寨,来买万世春色。


我喜欢秦淮河,或是文人的细腻心情使然。少年刚有些文学情怀的时候,便觉着“秦淮河”这名字真的好,一听就是婉润江南的名字,甚至仿佛抚着琵琶古筝的纤纤女子,依稀就裙袂飞扬在我的眼前。如果我是那乾隆,也宁愿泊在秦淮河畔,将江山锦绣,扔在梦中。想到这里,突然又冒出来一种感觉,南京号称六朝古都,不,应该是九朝都建都于南京,为何都不能长久,难道是他们,听到见到秦淮河这个名字,就如我?


但于我,并不见得只是地秦淮河而怵然心动。事实上,对于另一个北方的名字,也同样地震撼过。那就是秦川。当年,在汶川震后的灾后重建中,我们尽了微微一点爱心,资助陕西陇县一所震后受损小学,来到了北方的这片土地。我清晰地记得,当火车驰骋在秦川大地的时候,我的脑中只想到了一句话:“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汉子高唱秦腔”,那此,一听到“秦川”这个两字,就令我热血沸腾莫名地激动。


夜幕已深,夫子庙前游人如炽,秦淮河畔已灯火明艳。此刻的秦淮河,似乎并不如恬静的少女,而似一位神色匆匆的美艳妇人。廊下与道中,到处是急急的行人,即使是趴着栏杆欣赏夜色的游客,也掩释不了焦虑的神情,仿佛都只是在匆匆一瞥,便要急急归程。文德桥河对岸,白墙青瓦的徽派建筑,“秦淮人家”四个霓虹大字在缤纷跳跃,旁边,则有一排长达近百米的全国最大的红墙照壁,三串大红灯笼高高地悬挂着,映衬着高墙。墙前两条蛟龙双龙戏珠,腾云驾雾般玩耍,流光溢彩,蔚为壮观!秦淮河水一片明艳,红墙蛟龙倒影清晰可见,泛着层层光泽!一只游船载着数十游客,浆声欸乃,将光的倒影搅碎,一圈圈的亮波随水荡漾开来,如同身着素衣的浣纱女,在河中飘飞嘻戏。耳畔,柔美清婉的江南丝竹之乐,微伴着委婉动听的吴侬软语,袅绕缠梁,将岸上的喧嚣淹没,如泣如诉,如梦如幻。



渐渐的,夜色浓重起来了,秦淮河却更热闹了。文德桥上再次凭栏凝望,举头,幽暗的天穹中有一些云层,里面似乎还拥着一轮仲秋薄薄的月;低头,桥下是滋养着数朝子民的秦淮河水,已有数只大大小小的灯船歌舫开始在河中穿梭漫游。抬头,秦淮河旁是曾经的巷陌,曾经的井陇,曾经的王谢堂前燕,曾经,曾......此时的秦淮应该是在诉说着一个儿女心事,做一个无人能懂的梦、中国梦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夜深了,记下这篇散文,发完公众号碎觉、碎觉......


老怪中国 丁酉国庆夜泊秦淮状元楼 记


感谢老铁的默默点赞和转发


文化提升品位,阅读改变生活,转发收获财富

老怪中国公众号:财经 | 投资| 资讯 | 哲理 | 艺术 | 美文 | 杂谈

点击下面阅读原文,可进入网页观赏更多精彩


首页 - 老怪中国 的更多文章: